中国乐器大多都是悲剧性格,马头琴更是这样,而且往往拉马头琴的人还在那里调着琴弦,那悲剧的味道就出来了。马头琴能不能演奏欢快的曲子?我认为几乎是不能,它是一种骨子里哀伤的乐器。


草原的晚上是一无遮拦的空旷,你站到蒙古包的外边去,天和地都是平面的。没有树也没有山,什么都没有。忽然马头琴就那么浑浑地响起来了,拉的是什么?是《嘎达梅林》。那样哀怨,那样悲伤,那远方飞来的小鸿雁真是令人柔肠百转。听马头琴演奏这只曲子的时候你最好要喝一些烈酒,但是不能太醉,也不能一点也不醉,这时候你也许会被马头琴感动得流泪,那是一种极好的体验。


马头琴也能演奏节奏快的曲子,比如《骏马奔腾保边疆》,节奏是很快的,配着敲打得一如疾风暴雨的木鱼,让人从心里怜念那骏马们踏来踏去的草场,如果是碰巧刚刚下过一场雨,想那草场是一塌糊涂的。演奏这种节奏快速的曲子不是马头琴的本色,马头琴的本色就是低沉,苍凉。迂回,哭泣般的浑浑的音色效果。


二胡和马头琴相比,还有那么一点点亮丽在里边,马头琴即使演奏那些调侃一些的曲子,如蒙古民歌《喇嘛哥哥》,性的挑逗在这支曲子里明显是很强烈的,但一演奏起来,还是不脱悲剧的味道。这悲剧的味道让人产生强烈的及时行乐的欲望,这倒合乎常理,越悲伤的人越想去行乐。

中国民族乐器最突出特点 扩展

1.大体上说中国民族乐器构造较西洋乐器略简单,但演奏技法也很丰富;

2.从古代流传下来有各自的律制,建国后统一改为而是平均律,弦乐器可以方便地演奏完整的半音列,但六孔笛等要麻烦一些;

3.历史上民乐长期以单声部为主,乐器擅长演奏旋律,不太擅长演奏复调音乐;

4.历史上缺乏低音乐器,现有的低音乐器多为建国后为了交响化演奏而改制的(如革胡、拉阮、大马头琴、低音笙等);

5.弹拨乐器在乐队中占据重要一席(西洋管弦乐队中并没有弹拨乐器)。

说到家族,其实民族乐器的家族更加丰富,因为中国地域广大、民族众多,民族乐器家族也丰富多彩,比如胡琴家族就有京胡、高胡、二胡、京二胡、中胡、板胡等。